• 返回: 這個少主有點怪

    第五十章 滾進去

        一片狼藉的院子里,皇甫奇此刻身體都因為憤怒而發抖,從小到大,從未遭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皇甫奇陰寒著臉,看著旁邊的洛之中:“你不是說他已經搬走了嗎?”

        洛之中這時候,有些魂不守舍,臉色有些蒼白。

        “哦,殿下,他是搬走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又回來了。”洛之中被問及,心里有些發虛,但是更多的是心里發苦。

        本來以為有了皇甫奇,他洛家就有底氣了,甚至能夠名震天下也說不定。

        可是這底氣來的快,去的更快。

        方才還壓的龍門喘不過氣來的三皇子,轉眼間,竟然就在楊浩手里吃了虧。

        這不禁讓洛之中感覺心里發涼,多了無數的擔心,前途似乎一片渺茫。

        皇甫奇眼神陰鷙,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要是之前知道楊浩還會住在洛家,他說什么也不會答應住進來。

        但是現在,他皇甫奇怎么也不會走了,既然到了如今的地步,誰走似乎誰就落了下風!

        進了洛之中安排的房間里,皇甫奇看著眼前肅立的老仆人徐圖:“皇長老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讓我丟盡了皇家威嚴!”

        徐圖認真道:“皇長老說殿下的主要任務,是讓洛家將洛非煙許給殿下,最好是讓洛家公告天下,退婚!”

        “把楊浩那廢物壓下去,也不耽擱正事!”皇甫奇更是惱怒。

        “殿下,一時意氣之爭罷了,殿下不想想,您是什么身份,天潢貴胄,日后的姜國儲君,和一個廢物爭這些虛名,其實也是殿下的一種自降身份了。”

        聽到徐圖的話,皇甫奇微微皺眉:“本皇子身份高貴,自然不屑和這些廢物相提并論,話雖然如此,可是本皇子的威嚴都被人踐踏了,還不雷霆一擊?!”

        徐圖目光忽然一閃:“殿下放心,他走不出涇陽城的。”

        聽到這話,皇甫奇瞬間抬眼,精神一振:“徐圖,你是說他要死在這里?”

        徐圖微微點頭:“因此,殿下不用為他煩心,皇長老說了,洛非煙關乎重大,殿下一定要帶回皇城!”

        “哼,不用皇長老說,本皇子也要讓那楊浩再度成為天下人的笑柄,被退婚,被本皇子搶了女人,他會是天底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他有什么資格和本皇子爭,他這樣的廢物,除了有個強人楊風林,還有什么!”

        這一刻,皇甫奇貶低著楊浩,重塑自信!

        徐圖低頭道:“殿下,如果可能,盡量將無紋鼎也帶回去,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

        “明天洛青云過壽,之后洛家答應洛非煙跟楊浩回狐月山,所以明天之前,就要把這事情定妥!”

        說完,皇甫奇直視徐圖:“你去施壓洛家,今晚必須做出選擇,告訴他,洛非煙,便是以后的皇后!”

        徐圖頓時笑了起來:“殿下此舉,必將讓洛家全面倒戈皇族。”

        “哼,我能給的,他楊浩給得了?”皇甫奇自信重回,氣勢逼人,傲然無雙。

        徐圖低頭:“是,殿下!”

        ……

        楊浩回到了原本居住的小院,直接把自己關進了房間里,喊了一句:“余叔叔,你出來!”

        余劍清的聲音傳進了楊浩的耳朵里。

        “浩哥兒好像很生氣?”

        “沒錯,心里就是不爽!”楊浩很直接。

        “你把皇甫奇的人當面給打了,氣的皇甫奇跳腳,你還不爽?”余劍清沒有露面,但是聲音卻傳到了楊浩的耳朵里。

        楊浩翻了個白眼:“又不是揍了皇甫奇,有什么爽的,那小子居然敢明目張膽來挖墻腳,老子不揍他,真是對不起他!”

        “浩哥兒,我可沒有不讓你揍他。”余劍清輕飄飄的來了一句。

        楊浩沒好氣道:“他身邊那個老頭比彩衣厲害,我要是揍他,不一定干的過,余叔叔,你又不能出手,那總該給我派點王境高手來吧!你看人家都有!”

        方才表現極其囂張霸道的楊浩,其實在感覺到皇甫奇身邊那老仆的強大氣機時,心里慌的一批。

        “浩哥兒你擔心什么,他皇族自以為了不得,但是他們不敢傷你一根毫毛!”余劍清聲音平靜。

        “不是擔心我!”楊浩鄭重說了一句。

        “嗯?明白了,浩哥兒是擔心彩衣。”

        “不單是她,我身邊的人,誰也不能出事!”楊浩滿臉嚴肅。

        “嗯,浩哥兒不用擔心的,皇甫奇身邊的徐圖雖然是王境,但是真要論生死較量,不一定是彩衣的對手。”

        聽到這句話,楊浩放心了下來:“這樣就好。”

        接著,余劍清開口道:“之前,你是故意的?”

        “沒錯,不將皇甫奇的氣焰給壓下去,洛家還以為抱到什么大腿了呢!”楊浩點頭,只是嘆息一聲:“只是沒想到皇甫奇這么窩囊廢,老子都踩到他臉上了,居然就這么忍了!”

        “不是他忍了,是他背后的人忍了。”余劍清輕飄飄的傳了一句過來。

        楊浩沒有多問,想來這皇甫奇背后肯定還有高手。

        隨后問了一句:“明天要是洛家還是反悔了,怎么辦?”

        “浩哥兒都有辦法了,就按照浩哥兒的想法做就是,總之,有我在,這天下還沒誰能夠把你怎樣!”

        “……”楊浩郁悶了,需要怎么做,你倒是明說啊!

        接著,余劍清語重心長的開口:“其實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不用有什么心理負擔。”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

        既然余劍清都說了,那他還真沒什么好擔心的。

        卻正在這時候,外面有人喊:“少主,洛風來了。”

        “嗯?這小子還敢來?”楊浩驚訝了:“讓他滾進來!”

        外面傳來彩衣冷冰冰的聲音:“少主讓你滾進去!”

        結果……

        看著直接從外面滾進來的洛風,楊浩都無言以對了。

        搞得楊浩本想收拾一下這小子,看見這小子這么茍,卻一下子于心不忍了!

        滾進來的洛風,直接跪在楊浩的面前,激動道:“少主,救命啊。”

        “……”楊浩無語,老子不弄死你就好的了,還讓老子救命。

        “少主,家主要找小的算賬,小的只能求少主,求少主救命啊。”

        就在之前,盛怒的洛之中,頓時響起了碧玉湖被抓光的龍須錦鯉,又聽到忘卻山的梧桐樹居然送給了楊浩,立刻下了一道命令,發配洛風去陰風嶺當侍衛去。


    本站域名變為  www.jhpvfn.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pk10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