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紈绔公子太無敵

    第39章神酒仙漿

        秦無忌嘻嘻一笑,拍了拍方云山的肩膀說道。

        “我說小方,你是來吃飯的還是來尋根究底的?圣賢都說了,所謂非禮勿視,非認識的人勿問。”

        方云山聞言一愣,心說,圣賢有說過這樣的話嗎?我怎么沒聽說過?

        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

        不行千萬不能表現出來,否則就是唐突佳人了,雖然有點尷尬,但方云山匆忙移開目光說道。

        “秦兄所言極是,小弟就不耽誤諸位用餐了。”

        說完帶著一幫弟兄匆匆向隔壁雅間走去。

        十里飄香樓最出名的不是菜品而是酒,特別是這里的女兒紅十分有名,雖然在郡城里算不上名列前茅也算的是小有名氣。

        酒樓的掌柜姓杜,被人稱為‘小酒神’,他釀出的酒據說逆風能香十里,所以他經營的這家酒樓這才有了‘十里飄香樓’的稱呼。

        卻見秦無忌和趙勝,白劍塵,虞秋暝四人落座之后,精美的菜品一盤盤端上來。

        自然這女兒紅是少不了的。

        趙勝是個老酒鬼,見了酒可以說走不動,因為沒有外人所以他也沒什么估計,拍開泥蓋先倒上一碗,一飲而盡,然后咂咂嘴一臉愜意地說道。

        “好酒果然是好酒,我早就聽說這‘十里飄香樓’的女兒紅堪稱一絕,今天一品果然名不虛傳啊。

        來,老秦,你也嘗一口?”

        說實話秦無忌不善飲酒,就是喝也很少喝白酒,要么啤酒要么果汁,要么就是果汁味的雞尾酒之類的。

        雖然他不怎么喝白酒,但是既然趙勝這么殷勤的替他都倒上了,他也不好意思推脫,所以便拿起碗抿了一口。

        這一抿不要緊,入口又澀又苦又酸,這哪是喝酒分明就是喝兌了水的黃醋,害的他差點沒吐出來,就算不是一個喝酒的行家秦無忌也能感覺出來這種酒簡直劣的不能再劣。

        “噗”終于忍不住他噴了出來,扇著嘴巴說道。

        “我的老天爺,趙勝你小子給我倒的這是酒嗎?沒拿醋來忽悠我?”

        瞅著秦無忌那瞪得溜圓的大眼睛,趙勝一臉納悶。

        “是啊,這是最好的酒了?不信你問白劍塵。”

        白劍塵也抿了一口,說道。

        “沒錯,這的確是好酒,比咱們陵縣的酒強多了。”

        “呸”秦無忌重重地啐了一口,說道。

        “還好酒我看是垃圾還差不多,我隨便釀一桶都比他的好喝。”

        什么?這家伙竟然說十里飄香樓的名酒‘女兒紅’是垃圾?

        不止店小二義憤填膺,就連算盤打得啪啪響的賬房臉色也變了。

        白劍塵更是一臉的鄙夷,說道。

        “我早就聽說飄香樓的女兒紅名滿全郡,你竟然說這里的酒是垃圾?秦無忌,你無知也得有個限度!”

        店小二一溜煙跑到后院叫人了。

        還沒進門就沖里面大聲嚷嚷。

        “掌柜的,不好了,有人來咱們這里砸招牌來了。”

        卻說杜恒山正在和一個黃面老叟探討如何改進這‘女兒紅’,讓自己著名酒的品質更上一層樓。

        沒成想,他們剛開始討論就見店小二火急火燎的跑進來進門就嚷嚷。

        杜恒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呵道。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來我們這里砸招牌的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有什么好擔心的?

        走,帶我去看看?”

        說實話杜恒山的確很淡定,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任務,所以并未著急,因為他明白樹大招風的道理,知道著急也沒用。

        那位黃面老叟也是一位道行頗深的釀酒師,聞言捻須笑道。

        “杜兄,反正老夫也閑著沒事不如隨你去看看是何方的狂徒竟然敢挑釁你‘小酒神’?”

        杜恒山淡淡一笑。

        “也好,那就請黃兄陪杜某一起到外面看看笑話吧。”

        一邊走,杜恒山一邊向店小二詢問著外面的情況。

        店小二也沒隱瞞,將秦無忌的話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而且顯得有些義憤填膺。

        當杜恒山聽他陳述到‘還好酒?我看是是你垃圾差不多,我隨便釀一桶都比他的好喝’的時候,臉色變得很差,冷哼一聲。

        “無知狂生,老夫倒要看看,他如何釀出比我這女兒紅更好的酒來。”

        秦無忌也沒料到,自己的一席話竟然鬧出這么大動靜,他只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但是不但白劍塵,賬房先生和一幫酒客對他口誅筆伐,就連隔壁喝酒的方云山也出來了,甚至連十里飄香樓的大掌柜杜恒山都驚動了。

        只見一進門店小二就指著秦無忌氣憤地說道。

        “掌柜的就是他。”

        秦無忌尋聲望去,只見二老一少,三個人走了進來,為首一人是個一個身穿員外褂,留著美髯的老叟。

        只見那美髯老叟打量了秦無忌一番,拱手說道。

        “老夫杜恒山,是這家酒樓的掌柜,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原本杜恒山心里有些怨氣的,但是一看秦無忌似乎氣度不凡,所以便收起不滿謹慎地問了一句。

        畢竟作為一個老生意人,探底下菜他還是知道的。

        見人家如此客氣,秦無忌自然也不還意思做出無禮的舉動,拱手說道。

        “小子姓秦,老人家叫我無忌得了。”

        秦無忌?整個郡城似乎有沒有這號人物,應該是個無名小卒。

        一念至此,杜恒山便對秦無忌小看了幾分,態度也不似之前那么謹慎了,點了點頭說道。

        “原來是秦公子,我聽小二說你對本店的酒水似乎有意見,可是本店的酒水不合公子胃口么?”

        既然對方不怎么恭敬,秦無忌也不再跟他客氣,一本正經地說道。

        “不是不合胃口,而是太難喝了,說實話本少爺還從沒喝過這么難喝的酒。”

        一句話全場嘩然,這臉打的杜恒山‘啪啪’響,這老頭縱然涵養再好臉色也不由的變了,他好歹也釀酒十數年了,被人尊稱為‘小酒神’沒想到竟然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后輩指責,倘若今天不找回場子,往后這臉還往哪兒擱?

        想到這里只見杜恒山冷哼一聲譏諷道。

        “噢,既然秦少爺將杜某釀得的酒說的如此不堪,想必公子釀出的都是瓊漿玉液神酒仙漿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jhpvfn.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pk10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