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此世邊緣

    第三十九章:死戰

        “你們這群螻蟻!”

        梅德咆哮著沖向場面上看似氣勢最弱的葉夕,指尖帶著濃郁的血色:“只要老老實實的被我踩死就好了啊!”

        季梧桐即便識破了梅德的伎倆,但不得不承認,對方恐怖的速度讓自己完全沒有辦法,他只能盡可能的催動象征力,將巽字訣的加速效果發揮到最大,企圖在葉夕被正面擊中之前分散梅德些許的注意力。

        “血身傀儡!”

        伊南也是立刻從袖口掏出了一個通體血紅的紙片人,他噴了一口血在上面,雙眼死死的盯著梅德,手中短刀頃刻間將紙人貫穿。

        無論對邊緣人再怎么沒好感,他至少也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如果讓葉夕倒在這兒,那么自己也必將難逃厄運。

        但是事實上,比季梧桐這個半吊子強太多的正式邊緣人,從小就在家中苦練能力至今的葉夕,真的就這樣會被輕易擊倒么?

        “后天八卦……”

        葉夕的聲音依然柔弱,但面對著直撲而來的梅德,少女的眼神中并沒有絲毫畏懼:“兌為金,施以五行,震為雷——銳雷道除魔!”

        驚雷炸響,一道閃爍著金色銳芒的雷光從梅德胸口透體而過,帶起了一串飛濺的鮮血。

        “呀!”葉夕后知后覺的被自己激射而出的雷光嚇了一跳,仿佛一只受驚的兔子般一臉無措:“嚇死我了!”

        所謂帥不過三秒,季梧桐覺得這姑娘實在是太丟人了。

        不過他手上可沒慢到那兒去,所謂趁你病要你命,一時間仿佛被重創的梅德自然是最好的靶子,季梧桐這次手上也沒著火,憑借著自己幾乎駕馭不住的巽字訣,整個人閃電般地對倒飛而出的梅德補上了一記手刀,砍得正是他的傷口。

        伊南詛咒般的力量也突破了某種無形的防御,憑空出現的一抹刀光破開了梅德左邊的胸膛。

        三人無意間的合擊終于讓這個老吸血鬼不堪重負,直挺挺的倒地了地上,渾濁濃稠的血液將地面染紅一片。

        “別大意!”透過面具能看到更多東西的季梧桐大聲提醒著好容易松了口氣的同伴:“這家伙的生命力依然還在!”

        伊南撇了撇嘴,再度拿出了那曾屬于武圣的神兵斷柄。

        葉夕也強打起精神準備著一個規模頗大的術式。

        “痛啊……”

        梅德依然仰面躺在地上,身上的血也沒有止住,但低沉的聲音卻響徹在整個廣場。

        三人皆是一驚,面前這個老吸血鬼的實力當真深不見底!

        “好久沒有這么痛了。”梅德緩緩閉上了雙眼:“明明只要接受自己的命運就好了,明明只要躺在強者的腳下流血就好了,為什么還要掙扎呢?”

        季梧桐不爽的叫道:“喂,我說吸血鬼老伯,現在躺在地上流血的可是你吧!那可不可以麻煩你不要掙扎了呀!”

        梅德并沒有理會這個家伙的習慣性嘴賤,只是嘆息道:“如果是許多許多年以前,我想要同時殺死你們三個,最多只需要一秒。”

        季梧桐忽然間汗毛倒立,猛地退了兩步,又伸手將一直準備著術式的葉夕輕輕拉倒自己身后,不知為什么,他仿佛在剛剛那一瞬間看到了一副極為可怖的畫面。

        畫面中他們三個人倒在地上,毫無生命的痕跡,而廣場的中央,一個長相英俊、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露出微笑。

        那不是幻覺,也不是預言,而是殺氣!若有實質的殺氣!可以讓人提前看到自己死相的殺氣!

        葉夕此時正在全力準備術式,伊南也感覺到了那空氣中陰寒冷冽的殺意,盡管沒有看到季梧桐眼中的畫面,但這并不妨礙他做出自己的判斷!

        “春秋八法——古調單彈!”

        武圣附體,手中長刀帶起寒芒七道,極靜至極動間,十幾米的距離,伊南轉瞬即到,白衣若雪、殺意洶涌!

        只要讓他從氣若游絲變為尸骨未寒,哪怕是再強的殺意都掀不起風浪!

        “別!”

        季梧桐卻是面色大變,沖持刀斬落的伊南大吼道。

        又是一蓬血雨灑下,卻并不是梅德的鮮血。

        伊南的左側肋間不知何時竟然被一只蒼白纖細的手掌貫穿,手中的冷艷鋸終于再握不住,哐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身影不再佝僂,體態不再蒼老,伴隨著臉上最后的一點皺紋緩緩消退,看上去最多不到四十歲的梅德冷笑著抽出了自己的右手。

        伊南無力的摔倒在地,身上的武圣英魂也驟然消散。

        英俊陰柔的男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挺直的燕尾服,笑道:“我說過,你們只是螻蟻。”

        “不可能!”伊南強撐著抬起頭,又是哇的突出了一口鮮血:“法陣沒有展開,一個人都還沒有死,你的力量怎么會……怎么會……嗚呃!”

        梅德一腳踩在伊南的臉上:“是啊,怎么會呢?我不是油盡燈枯了么?我不是快要完蛋了么?到底是為什么,你會被我踩在腳下呢?”

        他忽然轉頭沖季梧桐戲謔的一笑:“你應該感受到了吧?我可是為了殺死你們,使用了無法挽回的禁術呢!”

        “你把自己的心臟……”

        季梧桐牙關緊咬,腦海中飛快的盤算出如何才能救出伊南,但是此時此刻的梅德,太強了!

        “沒錯。”梅德微微一笑:“我分解了自己的一部分心臟,你知道,那是每個吸血鬼力量的源泉,里面寄托著我剩余的全部生命力,與……”

        他沉默了一下,輕輕地吐出了一個字:“愛。”

        “呵呵,沒想到你還是一個蠻自戀的人。”季梧桐強笑道:“怎么,要跟我們來個魚死網破、同歸于盡?”

        梅德搖了搖頭:“怎么會呢,我只是想到,你們三個小家伙,再加上一個普通的女孩,身上全部的血液也許可以讓我再多活幾年,然后我會先布下一個小小的血魔陣,先殺他個幾百人,延續一下生命,總比死在這里強,最后大不了再等個二十年,我依然可以恢復所有的力量,只是你們……看不到了!”

        說罷他提起了伊南,長長的尖牙帶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向其總動脈咬去。

        葉夕手中即將完成的術式幾乎已經忍不住要出手了,卻看到梅德咔的一聲咬碎了一團朦朧的暗藍色光影。

        “幸虧還有一只替死鬼。”伊南憑空掉落到二人的腳邊,艱難的喘息道:“快……跑吧,去找支援過……來,希望這次,邊緣人不會到的那么晚……”

        梅德猛地回頭:“你們誰也跑不了!”

        迎接他的是一道光,一道灼熱而刺目的光!

        “迪桑萊迪——耀光日炙!”

        葉夕準備了好幾分鐘的術式終于完成了,九顆小太陽一般的金黃色圓球在她的雙手旁舞動成一道光輪,一道又一道灼熱的光芒不斷沖刷著梅德已經漸漸冒煙的身體。

        陽光、銀器、大蒜、木質樁……

        在這些克制歐洲黑暗生物的東西里,陽光無疑是最快捷有效的一種,從葉夕雙手間噴薄而出的光帶溫度或許并沒有多高,但是其亮度甚至可以媲美太陽!

        “同學一場,難道我們會留你死在這地方么?”

        季梧桐對伊南放了兩道坎字訣的治愈術法,雖然沒辦法讓他的情況有太大好轉,至少把血止住了。

        “婦人之仁!”伊南卻不領情:“你們難道以為就憑咱們幾個真的可以擊敗一只活了好幾百年,而且企圖魚死網破的吸血鬼?”

        季梧桐搖了搖頭:“他分解了自己的心臟,這股力量絕對不會持續太久,如果在那之前我們能活下來,那么沒有吸取到我們精血的梅德必死無疑。”

        “沒錯!”

        一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笑聲輕輕響起,原本不斷被葉夕驅動圣光之力壓制的梅德竟然已經消失了。

        三人此時力量都已經消耗了大半,剛剛使用過高階術式的葉夕更是面色發白,他們只得背靠背警惕著周圍的一切,梅德絕對還在他們身邊。

        “我還有十分鐘時間……”

        梅德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果十分鐘我還沒發殺了你們,那么我的身體就會不可逆轉的崩潰!但是!”

        一陣不自然的風拂過,葉夕后知后覺地看向自己的右臂,發現上面竟然多出了四道長長的血痕!

        梅德依然不見人影!

        “你們覺得自己可以堅持得了十分鐘么?!”

        季梧桐忽然往后一跳,肩膀卻依然被杳無蹤跡的梅德撕開了一塊血肉。

        “音速!”

        伊南驚呼道:“他太快了!肉眼完全無法捕捉!”

        話音剛落他的就半跪在地上,胸口處原本雪白色的衣料已經被鮮血染紅!

        空氣中回蕩著梅德瘋狂的笑聲。

        這樣下去,別說是十分鐘,三人恐怕連五分鐘都堅持不到!

        梅德的攻勢與他的咆哮在廣場中瘋狂肆虐!

        “你們這些自詡為正義的偽善者!”

        猛地轉頭,卻遭到了來自背后的重擊。

        “你們這些所謂制定規則的垃圾!”

        葉夕猛地仰頭,咽喉處浮現出一抹血跡。

        “你們這些同樣異于常人卻可以站在陽光下的混蛋!”

        季梧桐和伊南的腦袋狠狠地撞到了一起,雙雙軟倒在地。

        “有什么資格決定其他人的生死與命運!?”

        梅德的身影終于出現了,他背后的蝠翼幾乎有三米長,雙手狠狠地插向季梧桐和伊南的胸口!而葉夕的面前則是一道半月形的風壓撲面而來!

        “死!”

        梅德獰笑著,他知道,自己贏了!

        葉夕的式神黑桃在她面前出現了一秒鐘,就被風壓斬成了兩段,雖說堪堪保住了葉夕的性命,卻再也沒辦法救下身后的兩人了。

        而就在這時,原本應該已經陷入昏迷的季梧桐猛地抬起了頭,面具上從來都是無比浮夸的表情竟然變成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梅德的動作竟然慢了半拍,在他仿佛看到了一個恐怖的黑影將自己頃刻間撕成了碎片,帶起漫天血雨。

        如果是自己的殺氣是一條不可阻擋的奔流!那面前這副面具上所蘊含的殺氣,就是海嘯!足以淹沒一切,毀滅一切的海嘯!

        啪!

        一塊小石子砸在了梅德的頭上,讓他的動作徹底凝滯了下來。

        姚倩晗瑟瑟發抖地站在不遠處望向這邊,右手還保持著投擲的姿勢……

        而季梧桐那面具上毀天滅地一般的殺氣卻瞬間消失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他迷茫的眨了眨眼,看著呆立在自己面前的梅德,嚇了一大跳。

        “哇噠!”

        也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力量,他竟然抬腳將梅德踹的倒退了兩步!嗯,應該是恐懼的力量沒錯,感覺到死亡近在咫尺的季梧桐明顯被嚇壞了!

        梅德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他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其實也沒錯,剛才那情況,換誰是這只老吸血鬼,誰都得委屈。

        “什……什么情況啊……”

        姚倩晗剛剛從昏迷中醒來,就看到自己周圍陰風陣陣,一個滿臉猙獰的老帥哥正準備將自己的同學和兩個不認識的女生開膛破肚,下意識的就撿了塊石頭扔了過去,這會兒已經害怕的說話都打顫了。

        “無知的食物!你敢偷襲我!?”

        梅德惱羞成怒地向姚倩晗撲去,其實那塊石頭真的算不上是偷襲,但是他委屈啊,先是被嚇了一跳,然后被一個沒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小姑娘砸了腦袋,換誰誰不委屈啊。

        班長大人此時真的已經迷茫害怕到了極點,她一邊顫抖著挪動身體,一邊大叫道:“你!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我要讓你做第一個血祭!”

        梅德幾乎與姚倩晗臉貼著臉,森然道,巨大的黑翼展開,眼看著就要把獵物籠罩。

        卻被一個突兀出現的身影狠狠地拍到了一邊!

        伊南雙手下垂,仿佛木偶一般低著頭擋在姚倩晗身前,手中各持一把鐵桿,雙目無神。

        “你!”

        梅德驚疑不定的看著他,剛才那股推開自己的力量,就連自己現在這副身體都感到嗓子一甜,體內一陣翻騰。

        轟!!

        一股黑色的光華從伊南背后升起,他腳下的地面竟然被生生壓下去了幾厘米!

        只見他猛地挺直腰桿,雙手的鐵桿已經化作兩柄烏黑大錘,眼鏡也不知什么時候掉到了地上,他抬起頭來咧嘴一笑:“疼么?”

        “你說什……”

        呯!!

        梅德仿佛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橫飛而出。

        一個仿佛病鬼般的消瘦漢子從伊南背后浮現而出,手持兩把跟人完全不成比例的巨錘!

        靈媒秘術——破體入魂!

        魂為何魂?

        西府趙王李元霸!

        第三十九章: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此世邊緣》,


    本站域名變為  www.jhpvfn.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pk10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