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國良家子

    第208章 離京(一)

    在秦漢時代,丞相的權力極重,為百官之首,協助天子處理所有政務。丞相有時甚至可以批駁天子的召書,不讓九卿執行天子的錯誤命令。

    因此皇權與相權之爭,由來已久。丞相這個職位看似風光無兩,真正坐到那個位置上,卻并不那么輕松。特別是遇到始皇帝和漢武帝那種雄才大略,性格剛硬的天子時,丞相的結局大多不太美妙。

    而當今天子劉宏也是一位性格十分剛硬的天子。他任命田齊為橫海將軍的召書剛剛發去朝堂,立刻被三公九卿批駁,還請出董太后來施壓,希望他收回成命。劉宏不為所動,嚴令司徒(東漢廢除丞相稱號,改稱司徒)袁隗不得拖延,立刻執行。

    袁隗見天子態度強硬,曹節等宦官也都表態支持,不敢強頂著召書不發,卻暗示掌管文書的尚書令、掌管人事的千曹尚書、掌管兵符印信的長樂宮五官史等官員,拖延田齊就職的相關手續,意圖再勸說董太后,逼天子修改召令,將田齊治下水軍納入朝庭管轄。

    田齊為早日就職,盡快離京,繞開少府寺(管理山海澤驛等稅收的部門),面見曹節,商議提前向天子交付毛衣統銷稅款。田齊借口數百萬金資財運送不便,勸說曹節同意他以毛衣抵稅。而且這批毛衣正好可以交由宦官新建的商行對外發售,測試各州郡采買體制和代理商制度相結合之后,是否運轉正常。

    曹節欣然同意,把這批毛衣交與趙忠、張讓,令其發往各州郡銷售。各州郡負責采買的宦官很快就確定了本地的代理商,將這批毛衣變現成錢,將所得利潤的三分之二運往天子后宮內藏寺(負責管理天子私財)。

    天子劉宏見短短十余天,近百萬金入了內藏寺,還有兩百萬金在運來京城的路上,對田齊的理財之能再無懷疑。劉宏即刻催促司徒袁隗,三日內令田齊就職,離京赴任,誰再敢拖延,嚴懲不貸。

    天子不斷施壓,十常侍、袁紹、曹操等人也不斷向袁隗求情,袁隗無奈之下,再不敢拖延田齊就職。

    沒有了袁隗阻撓,各相關官吏立刻加快了田齊就職手續的辦理。三日后,天子登壇拜將,授田齊紫金虎符,白玉印綬,精鋼配劍,正式任命田齊為橫海中郎將,開衙建府,假節鉞,建萬軍,有代天征伐之權。

    田齊表奏蘇雙為將軍府長史(協助將軍管理將軍府所有內政事務)、高順為將軍府司馬(協助將軍管理軍隊,對外征戰),俸千石。表奏曹性、魏風、何豐、劉英、齊盛、谷浩、谷琪等人為將軍府從事,俸五百石。表奏趙云、童飛、江成、巴音、夫渠、田疇、童猛、典韋、太史慈等人為別部校尉,俸五百石。

    天子不認識這些人,但對田齊所奏,無有不準。反正這些人的俸祿不用他花錢。

    田齊正式就職,向天子奏請離京,赴東萊建軍開府。天子沒有任何遲疑,立刻同意田齊離京,并下召給青州刺史,令其配合田齊選定軍港兩處,軍港方圓十里,劃歸田齊管轄。

    田齊等人心愿得償,興高采烈的準備離京。

    張讓見田齊即將離京,派人手執任紅昌交與他的玉佩,買通田齊府上仆人,暗中聯絡太史慈。

    張讓卻不知,田齊早已令齊歡與任紅昌暗中建立了聯系,并任命任紅昌為錦衣衛百戶,專門負責收集宮中情報。

    任紅昌自幼得張角按間諜來培養,行事謹慎,多有謀劃,她當初將玉佩交與張讓,便藏有暗手。

    那塊玉佩根本不是田齊所贈。

    若張讓拿玉佩去找太史慈,結局有兩個。

    如果張讓只是單純的想找太史慈順手幫忙,太史慈看在任紅昌面上,定然不會揭穿玉佩之事,反而會求張讓照顧任紅昌;

    如果張讓想借此玉佩威脅太史慈,太史慈必然會懷疑張讓手中玉佩來歷,必然會去找田齊核實。任紅昌相信以田齊之智,必然能夠利用此玉佩,反過來控制張讓。

    等齊歡派人入掖庭與任紅昌建立聯系之后,任紅昌聽聞曹節說謊,騙田齊和太史慈,聲稱無法救自己出宮,立刻明白了張讓、曹節等人的打算。她將玉佩之事告知齊歡,讓齊歡轉告太史慈,假作被張讓脅迫,替張讓當田齊身邊的臥底,以為反間。

    太史慈收到任紅昌托齊歡傳回的口信,得知曹節、張讓故意扣押任紅昌在宮中為女官,意圖脅迫自己背叛田齊,心中不由惱恨非常。他太史慈秉持忠義為人,又豈會因美色而叛主上。這些宦官未免把他看得太輕。

    等張讓派來的人悄然與他聯絡,他立刻與齊歡共同求見田齊,表示愿為反間。

    田齊絲毫沒有懷疑過太史慈的忠心。在歷史上,太史慈因太守提拔之恩,孤身入京,私毀刺史公文;他也曾因為母親一言,單槍匹馬去救并不相識的北海孔融。其忠孝之心,清晰可見。

    田齊也沒有把曹節、張讓等人放在眼中。如果歷史沒有改變,這些宦官也僅剩下不足四五年的風光。不過田齊沒有反對任紅昌這招反間計。他對太史慈說道:“你與張讓虛以委蛇一番也好,至少能讓他們更加用心的保護任姑娘安全。”

    田齊轉對齊歡說道:“我不管你采取什么辦法,哪怕犧牲掉京城中的一切,也要保證在關鍵時刻,能救任姑娘出宮。”

    齊歡堅定的點了點頭,對田齊說道:“任姑娘若有閃失,齊歡無顏與主公和太史司馬相見。”

    田齊還不放心,親筆寫了一封信,交與太史慈說道:“你去見張讓,同意做他密探,但務必讓他答應,見任姑娘一面。你記得一定要將此信親手交與任姑娘。”

    太史慈接過信,只見上面只有兩句話:“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失地存人,人地皆存。”

    這是田齊擔心任紅昌貪功冒險,要求她務必以保全自身性命為先。太史慈不由心生感動,雙目微紅,向田齊深施一揖。

    田齊微笑著將太史慈扶起,對他說道:“告訴任姑娘,我等著喝你們的喜酒,沒有你的同意,她萬萬不可輕舍性命。不然田齊不認她這個錦衣百戶官。”

    太史慈堅定的點了點頭:“多謝主公成全。太史慈無以為報,此生愿追隨將軍,征戰四海,平滅不臣。”

    田齊哈哈大笑,對太史慈和齊歡等人說道:“等四海平定,天下復安,田齊愿與諸君擺宴歡飲,共唱大風歌,攜手富貴,衣錦還鄉。”

    太史慈、齊歡、典韋等人皆躬身行禮,齊聲應諾:“愿隨將軍平定四海,復安天下,攜手富貴,衣錦還鄉。”


    本站域名變為  www.jhpvfn.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北京pk10是正规的吗